丁马太:仁者周绍民——我和周绍民老先生二小事

发布日期:2020-11-07     浏览次数:次   

四十余年前,我调到厦大工作。那时化学系老主任周绍民教授已转任科研处处长,但仍然带领着化学系一支出色的团队从事着电化学的教学与科研工作。偶尔与周先生相遇,他总是微笑相迎,像是一位仁爱的智者、慈祥的长者。

有一回,福建省科委让我帮忙起草一份关于我省化学学科发展的建议意见。于是,我邀请一些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的专家到厦大座谈,广纳高见,在这基础上完成了初稿。省科委召开各相关高等院校、科研院所负责人会议,就初稿征集意见。

会上,福大一位副校长和化学系主任对随附的一份省科委拟资助的科研项目目录,特别是对福师大的项目数量、尤其是重点项目占比竟然比他们福大多,提出严厉责疑。这下子把福师大与会的一位副校长激怒了。双方争论迅猛升温,几乎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福大还责问,这份项目目录这样撰写的依据何在?有没有什么“猫腻”?提供大家审议的初稿是我撰写的,许多人很自然地以为这份随附的项目目录也是出于我的手,故而几乎所有与会者都把目光投向了我。

在整个过程,看得出来,出席这次会议的周绍民先生表情十分凝重、紧张。显然,他是替我着急。直到福大、福师大双方吵得都有点精疲力尽了,我才告诉诸位,我也是今天上午进入会场时才看到这份附件的。大家听了,似乎都很意外,犹如大梦初醒,彼此释然一笑,一时凝重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起来。后来省科委的科研处处长赶来,向大家解释,这份科研项目名单是各单位自己报上来的,该处只作了汇总,提供会议审议。

真相大白,福大副校长和化学系主任向相关单位和我表示了诚挚道歉。

事后周先生告诉我,他起初真为我捏了一把汗,毕竟我是会议文件的起草人,现在惹出这种事情来,又不能不使得他担心我说不清楚。周先生对我们晚辈的爱护之情溢于言表。

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位同事找到了我,话还没说,就泪水哗哗流,说他年岁不小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来,他所有的论文投稿,无一例外全部都被退了回来,晋升副教授职称,是没指望啦。

我非常同情。我找到其时兼任学报自然版主编的周先生,恳求能否给予“网开一面”。周先生还是笑脸可掬,耐心地给我解释,我们的学报,是世界范围发行的,把好论文质量关,事关学报的生命线。然后,周先生问我是不是真心帮他。在得到我的肯定回答后,周先生说,既然你愿意帮他,论文就由你执笔,保证质量就刊发。

努力月余,我帮助这位同事终于完成了自认为拿得出手的一篇论文,投给学报自然版,发表了。我告诉周先生,用这位同事的实验数据,我还能帮他再写成一篇论文。周先生高兴地说,好呀,非常欢迎!质量有保证的论文,多多益善!

(作者系化学化工学院教授、校工会原主席 丁马太)


上一条:流金岁月四十载——厦门大学... 下一条:紧张活泼、丰富多彩的学习生活

Baidu
sogou